共同拥有公司法法规的重大改变

共同拥有公司根据新民法(NCC)已经过几个重大的改变。新法在各方面都有显著的改变、从对之前1964年民法的诠释,不论是法条的范围,从1964年的6个章节到现在为125个章节给取代,以及新的与复新的机关。

共同拥有者,从法律上被认为是个人有对某件事物的使用权。每一个集体拥有者有对该事物的权利在集体本身,这个权利仅被其他拥有者限制。新元素是共同拥有者之于年终结算,相当于共同拥有的事物已被妥善地安排,如从共同拥有事物上而来的类似利润分红的权利(如从租金来的收入)

共同拥有份额的安排

规管共同拥有份额的法规照旧,然而现在拥有者们更可以依照其意愿想法来安排该份额。唯一的限制即是在不伤害其他共同拥有者的份额下,按照自己的意愿来处理,这个反映了宪法庭的案例法里,对于该所有物的管理必须尊重占有较少份额的拥有者的合法的利益;不然这个行动会导致行使权利与道德冲突。尊重这个美德的重要性在实际的案例里,当少数或占有较少份额的拥有者们与另一方有纠纷时更显重要, 可能构成法律上的理解裁判的冲突(不一致);无论如何,法院必须将美德纳入仲裁时的考虑并有所行动。

共同拥有者们的先买权

共同拥有者们的先买权已经在1964年的民法里完全地被修改了。共同拥有者间的先买权现已被限制在其购买仅能是在如死亡或其它法律事实如其他拥有者未能在一开始影响他们的权利与责任。即使如此,然而,先买权被限制在共同拥有成立的6个月内。否则,共同拥有者的先买权仅在没有报偿的转移上。拥有者拥有以市价购买股份的权利。在这些情况之外,共同拥有者不应享有先买权,值得一提的是,在今年1月1号以后,共同拥有者的先买权(根据1964年的民法)已经不复存在了。

共同拥有物的管理

为使来自拥有者的决定运作更有效,所有的拥有者必须至少被知会,这里的例外更显重要(即使在这样的例子里,某些限制的建立是为了保护共同的拥有者)

共同拥有者的影响力也改变了-只要达到绝对多数就可以做日常的决定,若达三分之二的拥有者数即可做重大的决定。同时,所有共同拥有者皆必须同意为该对象所累(比如,有保障的利息)或拥有权必须长于10年以上的其它限制。若某位拥有者被其他拥有者以压倒性的票数压过时,在某些情况下可能会到法院。

拥有物管理成本的报酬

在新民法里假定照顾该拥有物的人有权为其付出酬以必需的成本,不论是拥有物的管理者或拥有者,没有知会其他拥有者甚或没有其他拥有者的同意,而付了其成本以保住或维护该拥有物。然而,身为共同拥有者可以要求按比例将已投入的成本投资进以提升拥有物的价值,在有利以及对其他拥有者有利的层面上。法律并没有进一步规管,甚么被认为是`对其他拥有者有利的'所以当其他拥有者被要求做捐款时(比如维修,这个没有经过他们同意的支出但实际上提升了拥有物的价值)。不幸的是,然而在众多的纠纷里仅有案例法可以决定甚么是对其他拥有者有利且有益的。

共同拥有权的取消

新民法也为共同拥有权的取消带来更进一步的规管法条。撇开可能安排推迟取消共同拥有权,现在共同拥者们必须共同解决与面对来自各方的请求与拥有权相关的负债或共同拥有物本身。倘若是对共同拥有物的分割,那些对分割物有产权的个人也是受保护的。

共同拥有的部分作为一个整体

最后要注意的修正法案是新设立的共同拥有的部分作为一个整体。这里意旨维持个别分属不同拥有者之(不)动产功能性的完整,最常见的是通向在租地上各个花园的共同路径。为达到预设的使用目的,在不动产里的分享部分只能与主要部分一起移转;比如共同路径仅能与邻近的花园一起作为一个整体来转移、转让,反之亦然。所有的共同拥有者有责任按比例对管理对象做出贡献,并提供管理者预付款。(更新至1月31号2015)

Mgr. Petra Kratochvílov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