与个人资料保护相关-对使用商业场所记录的影像做为证据

Schaffer News

个人权益的保护

在民事诉讼里对证据的判别是任何形式的证据只要有助于对事项的判读就算。然而从商业场所来的监视摄影之影像记录只在特定条件下可以被采证,尤其在不与个人资料保护的原则上相左

在高等法院的决定下:〝对于这类证据的接受必须评估个人()情况〞。

甚至,我们将着重在工作环境录下关于雇员的影像以及雇主有责任遵循保护个人资料的,作为信息分析者

影像管理者的责任

监视系统录像的营运是受个人信息保护法案的规管,摄影的目的是为了能辨认该个人在某特定行动中-在商业场所,尤其与窃盗辨认息息相关。依据个人信息保护法案,监视录影纪录,不论是影像、声音或两者兼并-被视为〝个人信息〞如果该个人可以由被该记录间接或直接的辨认出来。这类的影像可以为法庭作为证据来使用的条件是:1)该监视纪录不得过分地与个人隐私抵触;2)该监视的目的必须明确且充分;如为保护公司的财产如防盗;3)记录留存仅包含所需监视期间;4)记录管理人如雇主,必须适切地告知记录内容涉及人员该监视记录-如房间内监视装置指示提醒(这是劳动法里对雇主的规定);5)在记录里的相关人士必须同意记录用于诉讼会其他法律程序;6)对于监视系统运作的最重要条件是对个人信息保护办公室的注册

在民法关系里,隐私权的保护不适用于若该行动非个人(自然人)的行动,也就是不适用于不需要员工同意的录像进行。自然人的行动不会被视为证据的。在高等法院的决定里,在执行工作、商务活动或其他任何公共活动时的会话或录像记录,一般不被视为自然人的行动;这样的记录在民事程序里可被接受作为证据

若雇主决定在其公司安装没有记录功能的监视系统,必须谨记即使只有线上监控,也必须须尊重基本人权自由以及民法上的个人权益。

若是〝隐藏式的监视系统〞,情况大不相同。只有在非常重大的理由下,这样的监控是被允许的。如基于个人生命健康保护或在特定情况下的财产保护。然而,雇主不能在没有正当理由的情况下去侵犯雇员的隐私权以保护其生命健康为由,如监视更衣间或厕所或其他类似的场所空间。若雇主有重大的正当理由做隐藏式监视,则雇主有责任直接告知所有雇员关于隐藏式监控的的范围以及其方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