合同约定的不成比例的违约利息以及与宪法的矛盾

Schaffer News

首先,必须区分法定违约利息和合同违约利息。法定违约利息是由捷克国家银行针对违约行为设定的,即违约行为发生后日历半年的第一天的回购利率,每年增加8个百分点。合同违约利息是由合同缔约方共同协议确定的,不仅可以确定未偿金额的百分比,还可以确定独立于未偿债务金额的固定金额(但是,其计算方法必须始终明确且足够清晰)。一般情况下,没有必要对法定权益进行谈判。如约定了合同利息,实际过程中可能出现违约利息比例过低或过高两种不成比例的情况。这两种情况都可能会引起诉讼。

第一种情况是法律明确规定的,因此债权人在法庭上提出违约利息的要求是无效的。如果约定的违约利息太低或被完全在法律规定范围之外,对债权人不利且可能“不公平”,法院可宣布这种违约利息无效,或使用法定违约利息代替,或者为了公平起见适度行使其设定其他金额的权利。

如果约定的违约利息金额过高,就会出现比较复杂、需要进一步详细阐述的情况,这种情况法律也可能没有明确定义。尽管违约利息是对债务人违约行为的法律金钱制裁的一部分,但它往往涉及滥用法律、违反道德,在某些情况下甚至出现不公正和违反法治(宪法秩序)的现象。它也可以与合同罚款结合使用。

约定的合同违约利息金额是否成比例,需要根据案件的具体情况进行评估。捷克法院认为,尤其需要考虑约定违约利息金额达成协议的原因、缔约方(B2B、B2C)的立场、谈判过程中的具体情况、合同中约定的各方应承担的制裁比例,以及各当事方知晓约定违约利息对主张方的影响(视具体情况而定)。

如果根据上述评估,得出的结论是约定利息金额不成比例。那么,根据其范围,可以考虑若干适用的法律条款,如此类协议可视为不存在,与之达成的其他协议也视为相对或绝对无效,类似于违约利息过低的解决方案。在司法实践中,该方案的定义尚未完全解决;但法律专家推断出法院可适度行使的权利,与合同罚款比例不当的情况类似,这一结论也得到了宪法法院的如下确认。

考虑到每天1%的违约金额利率有违道德,也与公认的正派和公平交易规则相悖,因此最高法曾试图将每日利率限制定为违约金额的0.5%不过在最高法院的决策实践中,从来没有实现过固定的利率比例。然而,最高法院不断强调每起案件的具体情况,拒绝设定固定限额。另一方面,宪法法院倾向于设定一个统一的利率上限,即每违约一天应付违约金额的0.5%。宪法法院过去曾认为,完全超出比例限制的违约利息协议是违宪的。宪法法院认为,法院的裁决不能承认支付这种拖欠利息的权利,因为宪法禁止这种行为。

因此,针对比例不当的违约利息达成协议,也可能会对判决的执行产生影响。在宪法法院最近的一项裁决中,有人指出,关于完全不成比例的违约利息的协议,一般法院有义务将其作为执行令状的根本缺陷,并加以审查。因此,现在也有些公认的例外情况,即基于对裁决程序中的缺陷(或由此作出的裁决,视情况而定)的异议不能转移到执行程序中的原则,一般法院有义务违反宪法法院既定判例法中宣布的原则最终,一般法院应通过确定相符的、符合宪法规定的违约利息金额,并终止对不成比例的利息金额的执行,给予责任人及其财产的司法保护,并进一步公平公正地保护债务人和债权人的财产。

综上所述,虽然每笔交易都是单独的并需要独立的合同文件,我们仍然建议在谈判合同违约利息和合同罚款时要格外注意。而且,理想情况下,合同应通过专家审核后再签订。这将有助于您避免冗长的法院诉讼程序,在这些程序中,这些合同约定过的不成比例的违约利息,也可能影响随后的执行程序和成本的裁决。